杨林柯的博客
为公民而教育,因真理得自由!
http://yanglinke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罗瑾瑜:低调的德国

2014-08-22 17:58:5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异域风情 | 浏览 1 次 | 评论 0 条

低调的德国

来源:《随笔》 作者:罗瑾瑜


没人高谈阔论
  按理,德国人应该很有骄傲的本钱,因为它早已从“二战”战败国的废墟崛起了。作为欧盟倡导国之一的德国,实际国土面积只有35万平方公里(还不到两个广东省大),以其政治制度、科技和文化的影响力和第四大经济体的经济实力,成为欧盟的中心。
  但是,在德国,从民众到政府都没有宣扬德意志民族是最聪明、最优秀的民族,因为,这是不允许的,只有臭名昭著的纳粹才会有这样的宣传方式,而纳粹是被禁止宣传的。他们的官员不会见人就夸“德国模式”,尽管这个模式已经被证明很成功、有可持续性。也不见德国民众关注自己的国家是第四大经济体,国家多有实力这样的话题。相反,当我们对他们的官员和民众称赞他们在某方面做得好的时候,他们都会说:我们的福利没有北欧那么好,或者说我们现在绿色经济才刚起步,很多地方都要改善,又或者说,现在欧盟正面临严峻的考验,有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等等。而媒体几乎24小时、360度地盯着政府和官员,你几乎很难看到德国媒体一天到晚表扬他们的国家和政府,不挑刺就算是肯定了。他们的媒体人是这样解释自己的工作的:记者的职业不是向权贵抛媚眼和对权力举手投降,媒体的报道是每一个普通公民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渠道。
安静的教育
  到了德国,你根本看不到铺天盖地的教育公司和补习班招生的广告,然而德国的教育水平却是世界顶尖的,特别是它的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更是闻名世界。德国的《基本法》第七条第六款明确规定,禁止设立先修学校。就是说孩子们在上小学前,任何人都不可以对儿童进行所谓的学前教育,比如跳舞、体操、读书、绘画、钢琴、外语、奥数之类等等都被禁止。
  德国的小学生没有什么功课负担,孩子们只上半天课,上午上课,下午主要是根据自己的爱好,非强制性的,可以学习钢琴、绘画、手工和体育等有关素质修养的课。
  德国有8800万人口(其中600万为常住外国人),却有公立大学300多所。任何人在德国都可以上大学,因为德国没有高考,只有申请和推荐制度(老师推荐),通过了申请就可以上大学了,并且德国上大学是不用交学费的,这样的福利也惠及外国留学生。在德国,老师和家长并不会紧紧盯着名牌大学。初三和高中阶段,学校、家长和学生会根据自身的发展需要制定进一步的教育,这样,会有一部分学生进入技工培训学校和职业技术学院学习。这里有非常关键的一点:技校出来的毕业生的待遇不会比名校出来的待遇低,至少不会有歧视性的用工制度。因此,孩子们不需要上很好的大学也能找到不错的工作,获得很好的收入,这正是德国有最好的职业教育的根源。
  另一部分学生则可能读名校进一步深造。但是,能进入大学读书,并不意味着谁都可以顺利地拿到大学文凭,在德国混文凭是绝对不可以的,你只有老老实实并且勤奋努力才能毕业。曾经有从事出版的人想引进德国的大学课本,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德国的大学根本就没有什么统一的大学教材。教你的大学老师,会在开学的第一堂课里,公布很多该学科的参考书,考试内容也在其中,至于教授教什么,那是教授的自由和权利,教授只需按照自己的专业背景和操守来做就可以了。如果你不认真读完那些参考书籍,还真没法完成考试,千万别指望有什么考试前的复习提纲。老师除了告诉你参考书,还教你的就是学习的思考方式,自己独立思考是获得知识的重要途径。
官员待在“笼子”里
  有着这样良好国民素养、又是一个实行民主选举议会制的国家,那么它的政府官员是否真的能做到奉公守法呢?因此,当我想了解德国官员贪污腐败的案例的时候,发现还真不太容易。不过,还真是有两位高官违规了,一个是前总理施罗德,另外一个是德国前经济部部长莫勒曼。前者是因为到西班牙公干,让其夫人顺便搭乘了政府的公务飞机。这下可让媒体揪住了,媒体质疑,你的夫人又不是政府的高级公务人员,怎么可以这样占公家便宜呢。没办法,施罗德只好乖乖地补交了夫人搭飞机的机票钱,说来也不多,3700欧元。而前部长先生犯的错,是用了政府的公务信笺为其做建材生意的小舅子写了封推荐信,这件事不知怎么被媒体知道了,媒体纷纷以此作为他以权谋私的证明,甚至还说用了政府的信笺,就是贪公家的便宜,一定要他下台,结果他只好被迫辞职收场。我有些在德国经营葡萄酒庄的朋友,我曾经问过他们,需不需要送些好的葡萄酒给当地的高官,搞好关系,联络感情。他们以为听错了我的问话,很坚定地说,他们是不会干这种勾当的,因为贿赂政府官员也是一种罪,你真要送,人家也不敢收。在德国,商人根本无需去讨好政府的官员,所有的政策法规都是透明的,你奉公守法,谁也不会眼红你挣的钱,也没有哪位政府官员会去敲你的竹杠。我们发现,在德国,作为政府官员手中可寻租的权力资源实在是太少了。
  首先,官员没有特殊权力,也不制定政策。所有的行为都得按《基本法》规定的去行事,很多政策都是通过议会审批,一切都是公开和透明的。
  其次,德国的官员手里没财权,想花钱,找议会批。而议会的预算都是透明的,拨款也是要通过听证会。从它那里批了钱,到年底时就要交待这些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?怎么用的?此外,政府想随便乱花纳税人的钱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  早听德国的朋友说过,在德国,做公务员和从政的人,大都是这两种:一种是真的有政治抱负,希望通过从政实现自己的政治理念。另外一种,就是能力很一般,图个安稳的人才去做公务员。因为在大公司和大科研机构工作的薪水和待遇远高于公务员,或做个小商人也比做公务员的收入高。这样,各行各业的社会精英才能发挥更好的作用,社会才会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。
  在德国,你会发现这样的现象,人们不会对政府官员有过多的赞许,也不会对领导人膜拜,无论是历史的还是当下的。他们普遍认为,领导人在任期内把工作做好是职责本分,老百姓无须对此感恩戴德,如果他们干得不好,就该被批评和问责,下次大选,肯定不会再投票给他们所在的政党了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许锡良:互联网时代,我们如何做教师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李志文:漫谈二流大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杨林柯

行走废都,不自由教书匠一枚,喜读书,不求甚解;好旅游,行走有限;偶及写作,笔力不迨。在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过作品,个人的教育随笔集《推动自己就是推动教育》入选《新京报》2015年儿童教育类“十大好书”,主编各类读物40多种。关注文化、历史、思想、宗教、教育、社会现象等。 QQ:1186226645 分享美好,多谢关注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